<   2008年 07月 ( 5 )   >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

 

日本人出差

明天日本人出差。

進這家公司之後,一直以為他不用出差的,沒想到先幾天回家跟我說,公司派他去波蘭出差一個禮拜。

真好~我第一次羨慕日本人出差這件事,能不能把我當行李一起帶去啊。我還沒出過亞洲說。

而話說,日本人出差一個星期期間,我怎麼希宇要怎麼混呢?
[PR]

by ro0928 | 2008-07-22 17:10 | 報給你知  

日本人及希宇

c0030724_23175939.jpg日本人很疼希宇,其中一個原因大概就是平常很少時間可以陪她吧。所以只要難得早點下班或放假,都會跟希宇玩。(也不是一直玩啦,常常假日日本人還是會不理希宇,自己看電視或上網打電動)

所以希宇很喜歡日本人爸爸。常常日本人不在時問希宇,愛媽媽?她就自己會冒出:"愛媽媽,愛爸爸"的字眼。還常要希宇CHU(親親)時,這小傢伙竟然先對著空氣,嘟著嘴說:爸爸CHU~。厚,看她多故意,有多愛她爸爸。要我再問一次,她才會:媽媽CHU~。的親我一下。

從去年搬到三重之後,每天就我們兩母女混在一起,從那時起,我只要日本人不在,就大約八成都跟她說中文,剩下才是日文,偶而罵人時才會出現台語。所以有時日本人跟希宇似乎溝通的有一點點問題。日本人還為了迎合希宇,對著希宇說著比希宇發音還差的中文,聽到我快吐血,趕緊阻止他,不用對希宇說中文,就照平時跟我說話一樣對希宇說日文。
c0030724_23183328.jpg
而希宇兩歲後,對語言的記憶力好像增強,學得很快(不知是不是也忘得很快?)對我跟她說的中文,大約簡單的都聽得懂,日文也似懂非懂的。

今天晚上就發生一件很有趣的事。

進入夏天後,不愛吃白飯的希宇偏食的更嚴重了,現在連麵都不太吃了。把菜吃光光後就說吃完了,不然就說不吃了。然後過一陣子再說喝奶奶。不連就一直灌茶,然後說:おいしい~(好吃)真的每到吃飯時間就氣個半死。

今天晚上看我在煮冷義大利麵時,自己還跑來說:吃麵。我想希宇也沒給她吃點心,她又很餓,麵又不燙,應該會好好的吃吧。沒想到還是把所以的菜吃光光,麵沒吃幾條,然後再兩手抓著麵條玩。看到我氣死了,跟她說,你不吃,晚上睡覺時沒有奶奶喝。一聽到奶奶,她竟然馬上回:喝奶奶。

喝奶奶,喝個頭啦,今晚絕對不給妳喝。連飯後水果也不給妳吃。看你撐幾天。

後來,希宇竟然去找到餅乾,要叫日本人幫她開。可是她好像知道跟爸爸說中文沒用,他會聽不懂。所以就直接把小包裝的餅乾交給日本人。

c0030724_2322052.jpg日本人接了餅乾,就問:爸爸的?

希宇一緊張,怕她爸把餅乾吃掉,馬上搶回來,回:希宇ちゃん的。

過沒一分鐘,希宇還是很想吃餅乾,於是再把餅乾給她爸爸。她的意思是,爸爸幫我開。

日本人又接了餅乾,又問:爸爸的?

希宇一緊張,又馬上搶回來,回:希宇ちゃん的。

就這樣來回有十次左右,看到我又好氣又好笑。

日本人知道我不想給希宇吃餅乾,免得以後更不吃飯,所以故意耍希宇。而希宇知道我在生氣,沒膽子拿餅乾來叫我開。

雖然如此,希宇實在太想吃餅乾吧,忍不住還是拿著餅乾來給我,說:媽媽開~

我冷冷的回:不要。

希宇連氣都不敢哼,馬上又跑回她爸爸身邊。日本人也忍不住了,就對希宇說:希宇,あけてって(教希宇說,幫我打開的日文)

說了兩三次後,希宇也學著對她爸爸說:あけて~ 

然後她就如願吃到她的餅乾。而我只好裝作沒看到她吃餅乾。
[PR]

by ro0928 | 2008-07-20 23:06 | 希宇の成長  

拔牙

今天早上日本人請半天假,帶我去朋友推薦的牙科,不是看牙齒,是看左下顎。

這家牙科在津車站附近,本來想牙醫到處都有,家裏附近也好幾家,可是聽朋友說她之前也是跟我一樣下顎痛到不行,在別家牙科治都治不好,後來別人推薦到這家才治好,過了好幾年了,再也沒痛過。

說起我這個下顎,以前在高中時曾經在公車上打個哈欠,就下顎脫臼回不來,害我快下車了緊張個半死,不會就開個大嘴下車吧。趕緊一直按摩兩側的關節,好不容易在下車前嘴巴合得起來,好險。以前跟朋友提起這件事,她說她的朋友更誇張,一起在開玩笑,笑到下巴脫臼,合不起來,她們趕緊送她去醫院,沒想到醫生是用硬來的,在她朋友不注意時,拍的大力推下巴回位,痛死哦。

後來,下顎脫臼也發生過幾次,不過這幾年到很少發生,也許是來日本後沒什麼可以讓我大笑到肚子痛的事吧。不過,倒是一兩個月就會左下顎會痛到不太能吃東西,後來發現好像是壓力大或是心情不爽時,咬著牙睡覺吧,第二天起來就會粉痛,通常要好也都要花上好幾天時間。

下顎痛這件事,從在台灣時就想到底要看哪一科,到牙科去跟牙醫說,牙醫沒半個人要理我,讓我想說這是不是跟牙醫沒關,那是要看外科?骨科?整型外科?

結果這個問題,讓我認識了這個新朋友後,知道看牙醫是沒錯的。

今天去看牙科,本來想是不是會做個矯正器給我在睡覺時咬著,放鬆下顎關節。結果沒想到,老醫生看了一下我的咬合之後說,因為我門牙後面有個暴牙(小時候長歪長到後門牙後面去了),這個暴牙影響到整理的牙齒咬合。這個牙齒要拔掉之後,長時間來觀察呅合問題。看要馬上拔還是之後再預約來拔。

以前在台灣也沒牙醫說過,這個暴牙可以拔掉,不然很難清理以後容易會得牙週病。確時現在也是每天刷完牙後,還要特別拿齒間刷這顆暴牙跟門牙之間,不然會有垃圾卡住。

所以,就拔吧!之後就被另一位年輕牙醫麻醉拔牙。一開始以為很快拔掉,沒想到健康的牙齒真的很難拔,我看拔了有沒有十分鐘啊。拔到我心裏在哇哇叫,哇咧,我可不可以不要拔了,緊張死我了。結果,在我在心裏哇哇叫之間,終於拔掉了。而那位年輕醫生,我連他長什麼樣都不知道。(這家醫院看診時眼睛會被蓋上紗布)不然我真想對他說お世話になりました!

就這樣,拔了牙過了兩個小時,日本人去上班,希宇在睡覺,我牙齦血還在一直流。我也要去個午覺,看能不能補補血。呼~
[PR]

by ro0928 | 2008-07-18 13:17 | 健康  

KIU 兩歲了

c0030724_28534.jpg

希宇兩歲了。

0歲到1歲生日時會覺得"呼~終於一歲了",但一歲到兩歲似乎不知不覺得就過了,可能日子好過了點,時間也就快了不少。聽說以後希宇的生日都會更快得來到,是好是壞呢?

這天為了慶祝希宇生日,白天就到鈴鹿CIRCUIT(鈴鹿サーキット)內的中國料理店樓蘭吃飯,之後就進遊樂場玩。鈴鹿サーキット我們是第二次來了,不只情侶,其實更很適合有小孩的家庭,特別今年又新增了小小孩的遊樂區,所以希宇很愛來玩。日本朋友的小孩更是每個月去。關於鈴鹿サーキット下次再特別介紹一下。

今天天氣好,陽光又烈,在戶外曬了一個下午,有夠累的。遊樂場完後又跑去鈴鹿的JUSCO,這個MALL實在有夠大(本來我們應該是要住在這的,晚個一天決定房子就被別人訂走了),到JUSCO買希宇的生日禮物加找看看有沒有賣草莓。

為什麼要找草莓,因為今年生日蛋糕決定自己做。正常蛋糕應該前一天就做好的,可是因為買不到草莓我就發呆到不知怎麼辦。然後我又沒什麼美術天份,只會有樣學樣。食譜上是用草莓裝飾蛋糕,我也只會這樣,前一天已經找了兩間大超市都沒賣,想想JUSCO會不會有賣。結果,也是沒賣,只是很幸運的,我竟然發現竟然在賣台灣的愛文芒果,高興的買了兩顆回家^^,YA!

說到作這個生日蛋糕,就覺得自己有夠白痴的。上星期急急忙忙的在網上買了戚風的中空模,上星期六試作了一次戚風,很軟很濕很好吃,心想沒問題。昨天下午在做戚風時,就一時粗心,把攪拌過蛋黃的打泡器,隨便擦一擦就直接拿來打蛋白。結果,愈來愈奇怪,怎麼本來打發到一半的蛋白,怎麼愈打愈消泡。後來問了SHAVERY才知道,打蛋白不但器具要乾淨,更不可以有水有油,特別是油,油會消泡。對哦,不可以哦,好像看過網路上有寫過。結果,我就浪費了6顆蛋白,丟掉重做。(所以我昨天用了12顆蛋><,現在還有6顆蛋黃躺在冰箱等我用它們><)

最後蛋糕體是成功了,只是買不到草莓,也提不勁晚上再裝飾蛋糕了。

所以今天帶希宇出去玩,累個半死,回來弄了晚餐後,又忙著準備蛋糕裝飾。還好日本人又幫我打鮮奶油(邊打邊唸個半死),所以好不容易在十點把蛋糕完成。厚!累死了。

還好,希宇很給面子,她對生日蛋糕及唱生日快樂歌這兩件事,超有興趣的。所以還蠻有高興的,忙得有價值。只是日本人就說,下次不要塗奶油了,就直接吃戚風就好>< 早說嘛,我搞到累死,又弄得醜得要命,下次不弄了。

c0030724_283021.jpg不過說實話,這兩天弄蛋糕,弄到對蛋糕超反感,可能上週六也烤過一次,星期一朋友們又買蛋糕來提前幫希宇慶生,今天又吃蛋糕,哦~我大概一陣子不想再吃蛋糕做蛋糕了吧。好佩服有人可以常常一吃蛋糕做蛋糕,我不行~特別對鮮奶油,沒折。
[PR]

by ro0928 | 2008-07-11 02:14 | 希宇の成長  

終於

昨天房東來了一封信,內容大概就是有住戶抗議車子被刮傷,還有太吵。原因就出在這裏的住戶大多都是有小孩子的家庭,小孩子們每天在停車場玩,不小心刮傷他人的汽車;在停車場裏玩,有車輛進出時,媽媽們只顧著聊天,來不及照應到小孩子,很危險。所以房東要住戶們,不要讓小孩在停車場內玩耍,要玩請到附近公園裏玩,免得影響其他住戶的居住品質之類的。

收到這封信,心裏實在爽到不行,終於有人出來抗議了。說實在,從搬到這之後,每天至少要被吵2~3次。小孩子們在停車場上玩就算了,這個社區的停車場實在很大,可是比起小孩子的吵,那些媽媽的聊天聲更是受不了。

每天早上送小孩子坐娃娃車時,聊個半小時;下午幼稚園放學等娃娃車回來,媽媽聊天小孩子在停車場上玩。之後,等小學生放學,小學生們又開始在停車場玩。夏天時更嚴重,媽媽們聊個不停,小孩子玩個不停,常常到下午七點多還在外面聊天玩耍。

不知道是以前住的地方太安靜(應該不是),總是覺得這個社區也太熱鬧了點,日本的房子很多又是木造的,隔音很差,外面在玩在聊天,都聽得到。我也不是很神經質的要很安靜的環境,自己也有小孩,希宇哭聲也是不得了,可是天天這個樣真的有點受不了,而且有時又是在我家門前走道聊天,我在二樓都聽得一清二楚。有時希宇在睡午覺,常常都因為外面太吵而哭醒。

住久了後發現,其實在吵的真的就是有小孩的家庭,沒小孩的家庭就很少來往,也不會吵。附近的新婚夫妻也許是因為太吵而搬走也說不定。

這封警告信到底有沒有效,不知道,希望可以讓那些高談論闊的媽媽們可以收斂一下,再怎麼說,這是公寓,跟獨棟房子不一樣,獨棟的房子大間,比較不會去吵到鄰居,這裏就不一樣了。
[PR]

by ro0928 | 2008-07-03 15:29 | 生活